creative

Apr

27

2011

Things Are Amiss

Things are amiss
Not too much bliss
I'm longing with an earnestness,
To see His face
And then erase
All the pain and emptiness,
That fill this place
This brief rat race
Which we call life, but is not life.

O crushing weight!  What a great mess!
We have sinned.
We have sinned.
We have turned from God and bowed before,
Other things, not the One that we were made for,
Be assured, sin brings wrath forevermore.
We are doomed to wrath and sorrow untold,
But for the love which God did not withhold!

The splendor of the risen King,
Will bring deep joy everlasting,
For on the cross he was suffering,
And bore our guilt,
And wore our filth,
And bore our shame,
For spurning His Name,
And paid our price,
His life the sacrifice,
Which pays our ransom and sets us free,
Now risen in power and victory,
His payment received,
We eternally redeemed,
Him now full of glory,
The whole world will see.

Things are amiss, do you not see?
Believe and have life eternally!
Life as it ought to be:
Forever praising His majesty.

Aug

22

2008

重擔

我有一個好朋友叫耶利米。他是一個很老的人,2600歲左右,可是還活著。我大約是五年前認識他的。我從小就聽說過這個人,聽人說他很有智慧,而且又敬虔又信實。可是我自己對他沒有興趣,反而覺得他一方面很無聊,另一方面他所講的東西跟我是無關的。可是那都是我從別人聽到的,我還沒有親自認識他。然而,五年前我竟然認識他了。我發現了他是一位很奇妙的人,也受到了他充滿熱誠的勸勉和迫切懇求的影響。

認識他的那一天,他講出來的話讓我覺得被冒犯了,又被吸引了。對於那一天,我還是記得一清二楚,彷彿是昨天發生的事:天氣格外好,廣大又深藍的天空展開在我眼前,太陽暖和的光線照射在我身上,微風吹著,我在公園裡躺在草地上,我舒服得快睡著了。忽然這個人跑過來打斷我的睡眠要跟我聊天。

耶利米不是一個間接的人。他一坐下來介紹他自己還有問我姓什麼之後,就立刻對我說「你作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了上帝那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了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2:13)

「沒有吧!你為何這麼說呢?」我坐起來很驚訝的說。

「你在這邊躺著很舒服吧。現在是星期二的十點鐘,你還跑到外面來休息,難道你不應該是在上班嗎?我看,你很愛享受。」

「說的對,實在說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我可以過一個舒適的生活。我並不是說我要有很多錢,而只是要過一個豐衣足食的生活,可以有一輛汽車、一棟房子,偶爾可以去旅行,不要有太多麻煩,自已開心就好了。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朋友啊,這些是極小的希望,也就是我剛才所講的『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這些東西不能滿足你。難道你不知道這些都會消失,而且是短暫的嗎?它們答應會滿足你,但都是空頭支票而已。上帝豈不是充滿天地嗎?(23:24) 祂原來比這個世界的一切還偉大、還好、還能夠滿足你。你完全是追求自己的快樂,可是這些跟上帝比起來,都是有損的。祂是活水的泉源,可是你離棄祂了。祂是泉水、是水的根源,但是你所追求的是池子,只能用來裝水。不但這樣,你的這個池子是破裂的池子,連裝水也不行。這在上帝看來是兩件惡事。」

天好像越來越暗了。我背上也好像有個越來越大的重擔。我知道他所講的是對的。我無話可說。

「好啦。你要我怎樣呢?說『抱歉』嗎?你這樣講讓我有一個很大的重擔,太沉重了吧。我不要去想這些事。」我開始轉過身去繼續休息。

「某先生,你草率地醫治你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6:14) 耶利米抓住我肩膀的說。「這個說法是你自己想出來的嗎?反正還是不對。閉著眼睛生活是一種辦法,可是這是偽裝的快樂。你應當正視你所背的重擔,而不要假裝說它不存在。在將來審判的日子,你自己開心是不會幫肋你的。」

「那麼我怎辦呢?你要我改過來向善做好人嗎?我已經盡量在做了。」

「你已經這樣做了,可是結果你背上有很大的重擔。你何必繼續往這個方向走呢?你已經知道是沒有用的。如果一棵樹的果子都爛掉了,擦一擦那些果子有沒有用?沒有用!那棵爛掉的果子顯明它本身有問題,它的根也不健康。應該把它拔起來,再種新的。」他也說「古實人[Ethiopian]怎能改變他的膚色?花豹怎能改變牠的斑點?你這個慣作壞事的人,又怎能行善呢?」(13:23)

天氣又變壞了,開始下雨了。

我就哭起來,喊道:「我有禍了,我滅亡了。你越講我的重擔越重。若真是這樣的話,我就沒有希望了。」

「又不對。」耶利米微笑地糾正我。

「什麼意思?」

「你沒有聽過嗎?『耶和華是至善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33:11),還有『耶和華是我們的公義。』(33:16),以及『我也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著他們的罪惡。』(31:14)?

「請多給我解釋。」

耶利米繼續講話給我聽。他不斷地講到另一個人比他更老,比他更偉大。他說這個人是創始的,也是成終的。而且他要把生命的泉水,白白賜給口渴的人喝。(啟示錄21:6) 我請耶利米給我介紹這另外一個人。天氣很快就好了。


這短篇小說是我這學期為中文課的期末報告
This is a short story I wrote as my final project for Chinese class this semester.

Matt Hauck (郝柏昇)

A once enemy now son, forgiven and freed by Jesus' blood, adopted and called by grace for glory.   (more...)